萌上all黄了,大爱黄烦烦(* ̄3 ̄)╭♡比心

【辛贾】神与代理人的千年物语(二人二十年物语补完,已完结)

太太这篇实在是太棒了,配图也很可爱,为太太打call(づ ̄3 ̄)づ╭❤~

同人文堆放处:

警告:

 

本文可能含有大量与Magi本篇相冲突或违背的内容,包括设定、剧情、人物关系、人物的思考和行为,这种情况在320话后会变得更加明显。

本文可能含有大量与Magi外传《辛巴德的冒险》不符的内容,特别是在本文构思开始的辛冒120话以后。

 

如不能接受以上两点,请关闭本页面以避免不快。

 

说明:

 

本文为辛巴德x贾法尔的中长篇同人。

辛巴德始终拥有主角光环,主线剧情开辛贾滤镜。

《二人二十年物语》已完结。本篇为《二人二十年物语》的补完篇《神与代理人的千年物语》的概述。至此,本系列全部完结。

本系列全部绘图By“谢不杀之恩”的基友。

 

 

第一章  王的消失

 

在等待的时候,密斯托拉斯就感到有什么不对。若非迫不得已,贾法尔不会迟到。虽然和齐聚一堂的同伴们谈谈说说是令人开心的事情,但他还是忍不住四下张望,希望辛巴德和贾法尔尽快出现。

等到正午,他已经猜到大事不妙。

密斯托拉斯不太擅长掩饰自己内心的忧虑,斯帕尔多斯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问他要不要紧。皮斯缇在旁边插嘴,笑着说了一些隐含性暗示的猜测。迦尔鲁卡立刻点头赞成,结果被雅姆莱哈用魔杖当头狠狠砸下去。马斯鲁尔一言不发,但嘴里没闲着,吃个不停。席纳霍霍拉着多拉公,没完没了地说自己孙子的事情。

这种氛围就仿佛大家不曾分开。

密斯托拉斯突然想到了他们在辛德利亚的最后一次谢肉宴。夜深之后,辛巴德扯了扯贾法尔的袖子,两个人一起悄悄离开。好像一直如此。那两个人,总是冲在大家的前面。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假如哪天突然消失不见,似乎也算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但是……

密斯托拉斯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自己会很难过的。现在在座的每一位,都会很难过的。

门开了。

有人走进来。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那个人身上。

走进来的人是皮皮莉卡。

贾法尔先生有信要给各位。

皮皮莉卡简单地说,声音低沉,仿佛正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密斯托拉斯看到妻子的眼睛是红肿的,好像才哭过的样子。他刚喝下的茶水变成了石头,沉甸甸地落进胃里,不断下坠。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

辛巴德和贾法尔再也没有出现。

数月之前的国际会议简直是一场盛大的混乱。参会的各国首脑各执己见,争论了好几周才勉强达成初步共识。密斯托拉斯看了会议文件,发现结果比他预料的还要好很多。

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吧,他想。

在贾法尔留给他的信里,希望辛德利亚商会也能像曾经的辛德利亚王国一样,所有人一起讨论,来决定未来的发展。大多数人都决定留下,包括他和皮皮莉卡。他们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未来也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这是他们自己的意志,由他们自己贯彻到底。

这一年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以原辛德利亚八人将为首的国家,陆续有几个放弃了王政体制,或是将国家权力归还于国民,仅仅保留象征性的王室头衔。随着时代的发展,“王”的消失很可能成为一种趋势,一种潮流。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不再需要一位绝对之王替自己做出决定。

大概用了两年的时间,混乱停滞的状况逐渐平息,各国都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发展路线,整个世界再度进入高速发展期。在这两年间订婚的斯帕尔多斯和皮斯缇、迦尔鲁卡和雅姆莱哈,也终于决定要一起举行婚礼。

辛德利亚共和国已经成为了全球知名的婚礼和蜜月胜地。再加上那里算是那两对新郎新娘的半个故乡,所以索性决定在辛德利亚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仪式,广邀宾客。

阿里巴巴、摩尔迦娜和阿拉丁当然也受邀参加了婚礼。与帮助新郎新娘招待宾客的阿里巴巴夫妻不同,阿拉丁和自己的师匠雅姆莱哈打了个招呼,就跑出去四处乱转,活跃如背着网兜满地抓蝴蝶的少年。

 

某时某地。

辛巴德叔叔。

已经逐渐长成青年模样的阿拉丁亲切地喊。

啊,可恶,我现在明明是年轻的姿态,为什么还叫我叔叔?

在敞开的圣宫大门之前,辛巴德抱怨道。

因为叔叔没有变啊。辛巴德叔叔还是辛巴德叔叔。阿拉丁笑着说。这次叔叔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辛巴德表示,自己即将封闭圣宫,与世隔绝,在那之前想和阿拉丁说一下被改变的规则,他可以去告诉世人。无论是magi、金属器的持有者还是魔神,在他们(或他们认可主人的)肉体的生命走到尽头之后,会和常人一样平等地回归伟大洪流,转世轮回。以后不会再有magi、魔神或者八芳星的存在。每个人将对自己的灵魂负责。无论是创造自己的命运,还是诅咒自己的命运,消耗的仅仅是自己的Rukh。圣宫不过是一个中转站,有效率地管理不断循环的伟大洪流。而成为新任管理者的辛巴德,不会再干涉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交给这个世界上的人来决定。

我相信叔叔,阿拉丁轻声说。他能阅读蕴藏在灵魂体里的公式,他知道辛巴德把方才诉说的原则编写进了自己的Rukh。除非彻底自我毁灭,对方才有可能违背这样的规则。

真是不可思议啊,阿拉丁感叹道,虽然叔叔选择的方法过于激进,却和阿里巴巴君不谋而合。本来还担心叔叔会一意孤行,成为我们最可怕的敌人呢。

辛巴德说,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乌戈君怎么样了?阿拉丁关切地问。

他、大卫,还有阿尔巴那些八芳星的人,都重新进入了Rukh的循环,大概会作为新生命降生吧。他们好像都是和你颇有因缘的人,如果你也在意这份联系,和他们互相思念,也许他们会转生成你的孩子也说不定——当然,前提是你有本事多搞出几个孩子。至于和他们的辈分要怎么算,就是你要苦恼的问题了。

辛巴德戏谑道。

对了,阿拉丁,你将来准备怎么办?如果你不想死,想要维持magi的身份,肯定有很多延长生命的办法。不过我要跟你说好,我也不会给你特殊对待,如果你的肉体死亡,再度转世轮回之后,也会成为普通人。所以你要提前想好。他认真地说。

我会像我的朋友和未来的家人一样,享受生命,然后死去。阿拉丁迅速回答,我不想要孤身一人的永恒,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出像辛巴德叔叔一样的抉择。

我发现我果然和Magi都合不来,辛巴德沮丧地说,好了,如果都说完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再等一下,辛巴德叔叔。阿拉丁喊道。

都到最后了,不能把叔叔去掉么?辛巴德继续抗议。

我想替大家向你说一声“谢谢”,还有就是……有些东西要带给叔叔。

阿拉丁说,掌心捧起亮闪闪的一双双翅膀。这些金色的Rukh飞向他,聚拢在他戴在无名指上的红宝石周围,与原来围绕其间的Rukh有着不可思议的亲和力,迅速融为一体。片刻之后,那颗曾经装饰在贾法尔额头的红宝石仿佛拥有了鲜活的生命力,像心脏般跳动着。

还有,替我向贾法尔哥哥问好。

阿拉丁喊道,朝辛巴德挥手道别。圣宫的大门缓缓合拢,辛巴德——这个曾经最接近于“王”的定义的男人——消失在门扉之后。

回到地面,阿拉丁抬头望去。

天空依旧湛蓝,从此世间再无辛巴德。

传说落幕了,而历史滚滚向前。

 

 

第二章  神大人与阿米巴贾的日常

 

辛巴德曾经很多次设想过和恋人再会的场景,但他没想到贾法尔竟然是卵生的——准确地来说,是Rukh在红宝石周围汇聚出光之卵,然后破壳而出。红宝石的挂坠刚好挂在额头上。

英明神武的他在第一时间确认了至关重要的情报。果然,像是人类灵魂在圣宫形成的阿米巴形态一样,阿米巴贾法尔(以下简称阿米巴贾),下面也是没有洞的。

 

稍微有点遗憾啊,戳着阿米巴贾的肚皮,辛巴德感叹道。

在贾法尔的灵魂被击碎之后,围绕红宝石收回的灵魂大约有十之二三,加上阿拉丁收集来的约有十之六七,足以使恋人的Rukh拥有一部分自我意识。剩下的三四成,就要由他在伟大洪流里慢慢筛查,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

也不知道成神之后自己逆天的运气还好不好用,这样低声嘀咕着,辛巴德开始了艰苦的工作。现在的圣宫仅仅是改变了部分核心功能,保持基本运转,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如果说他现在有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一定是当年没有和露露姆师匠好好学数学。

设计圣宫的各种运算和公式,数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种事情平时都会丢给贾法尔来做的,那家伙的头脑好,数学也学得好。辛巴德本能地呼唤恋人的名字,却发现这一次好像无济于事。

大约只有两层书那么高的阿米巴贾闲晃到书柜旁,可惜短手短脚连书都抓不稳。听到他在叫自己的名字,阿米巴贾迅速回头,小小的尾巴轻轻晃动。

 

“辛?”

阿米巴贾只能发出短促的“辛”的音节,辛辛辛地叫个不停,非常可爱。身为神大人,辛巴德当然听得懂阿米巴们想说什么,但他装作只能听懂他想听的那些。

啊没事了,你忙你的吧。辛巴德遗憾地说。可惜那位他认识的效率最高的工作狂现在处于阿米巴状态,让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小家伙来加班,他实在于心不忍。

尽管他不想找事,可事总是会来找他。阿米巴贾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嘴里辛辛辛地叫着,让他注意仪容仪表,至少把拖到地面的头发梳理好。他当成耳旁风一样不予理睬,嘴里念叨着诸如贾法尔好可爱之类的无意义发言。谁知道阿米巴贾完全继承了恋人坚忍不拔的性格,竟然跑进像茂密丛林一样夸张的长发里,拼命地整理起来。

 

——结果自然是被缠了个结实,好像落入蜘蛛网的蜜蜂。

辛巴德颇费一番力气才把阿米巴贾解下来。安全起见,他弄了个木桶灌满热水,把劳累许久的阿米巴贾放进去泡温泉。


见那家伙终于肯坐下来享受,他总算松一口气,安心继续设置运算公式。

 

对辛巴德而言,圣宫管理者的职位更像是一种责任、一种束缚,是冰冷的锁链,而非奖励或是享受。简单的原则必须细化为可以运行的算式,不允许一分一毫的误差。接下来的一百年、一千年,自己都会与世隔绝,孤身一人。也许他可以和造访中转站的阿米巴聊天,变出些玩物和饮食供自己娱乐。但阿米巴们不会记得他,即使更换再多的花样玩法也总会变得索然无味。在漫长得近乎永恒的时光里,Rukh不断循环,而自己停滞不前。

根本就是漫无止尽的刑罚啊,他想。

这座凝固的监狱不应是任何人的最终归宿,他的存在是以非人的方式改变规则的必要代价。辛巴德渴望贾法尔,比任何时候更加渴望自己的恋人。但他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将对方囚禁于此。贾法尔从不是笼中鸟。他的恋人应该在阳光下微笑,信心满满地前进。

 结束这一阶段的程式设计,辛巴德伸了伸懒腰,发现木桶里的阿米巴贾不见了。四下环顾,他看到阿米巴贾艰难地爬上台子,给他送来一朵四叶草。


辛辛辛辛辛!

阿米巴贾说,这个会带来好运。他揉了揉阿米巴贾的脑袋,将能量体构成的四叶草缠绕在手指上。

接下来的事情,他的确需要一些好运气。

但是,究竟该如何定义“好运气”呢?


将解除实体再次汇入伟大洪流的Rukh汇聚成高浓缩的晶体,从中筛选曾经属于贾法尔的Rukh。结晶体中隐隐藏有似曾相识的波动。他伸出手指,将恋人的Rukh引导至指尖,继而托起一团金黄的光芒。

其实,他不想让贾法尔那么快就离开。从这一重意义上来讲,这一次,他的运气真的不好。

再次休息的时候,辛巴德发现阿米巴贾在努力帮他泡茶。获得一团Rukh的阿米巴贾长大了稍许,拎着茶壶摇摇摆摆。啪,不小心就摔倒了,红茶顿时变成阿米巴贾红茶。他握住阿米巴贾的尾巴,手指轻轻摩挲,鳞片蹭得掌心痒痒的。

再慢一点吧,贾法尔,再慢一点。辛巴德想着,心情矛盾。长得越慢越好,多陪我一段时间。

当然,下面的洞洞还是快些长出来吧,否则神大人会很困扰的。

 

 

第三章  我们的千年物语

 

辛巴德非常震惊地意识到两个事实。

第一个事实是,他又被揍了。

第二个事实是,他又被揍脸了。

刚才到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自己在找到最后一块碎片之后,最后一次拥抱了稍稍长大的阿米巴贾,然后……带着万般不舍,将对方放入伟大的洪流。

贾法尔有着坚强而闪闪发亮的Rukh,即使转世轮回也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过上幸福的一生吧。

松手的瞬间,他感到胸口回荡着一种迟钝的痛楚。不是很疼,却愈演愈烈。他转过身不再去看被冲入Rukh洪流的恋人,无数翅膀拍打的声音在脑内鼓噪,如同要掀起头盖骨一般。

然后——

他最疼的地方就变成了脸。

恢复人形的贾法尔骑在他身上,一拳接一拳地揍他的脸,一边揍一边骂他是笨蛋。辛巴德感到自己脸上有暖暖的热流。肯定是那家伙哭了,他想,要不然就是因为自己的鼻子被打到而流泪了。流进嘴里的泪水是咸的,但他仿佛尝到了一生中最甜蜜的痛楚。

贾法尔,有话好好说,趁着对方停顿的瞬间,他急忙说道,另外,你先把衣服穿上。

辛巴德搂住对方的腰,手掌本能地拢住臀部。然后,就在下一秒,一只阿米巴贾跌落到他怀里,辛辛辛辛地叫着。

利用圣宫管理者的权限好好分析了一下,辛巴德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从他半堕转、贾法尔半同化的开始,他们的Rukh就出现了混同的状况。一个人的Rukh对另一人的Rukh有着不可思议的亲和力,所以贾法尔的Rukh才能寄宿在储存有他魔力的红宝石里。然后,因为这份异样的混同状况,贾法尔才得以靠自己的力量从伟大洪流里返回——据贾法尔本人说,他是游回来的。

想想阿米巴贾拼命挥动小短手小短腿摇着小尾巴往回游的样子,辛巴德只觉得原本感人的一幕突然变得非常好笑。

既然贾法尔自己想留下,辛巴德高兴还来不及,根本不可能反对。与恋人的陪伴相比,那一点点自我牺牲忍受寂寞的高尚情操立刻被他丢进Rukh的汪洋转世轮回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最妙的是,只要他开启权限,贾法尔完全可以成为他的代理人,管理的事情完全可以替他分担,简直绝妙!

 

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适应圣宫权限的贾法尔,并不能稳定的维持人形。一旦出现情绪波动(例如跟他发火让他去工作,或者一些过于亲昵的举动),瞬间就会变回阿米巴贾的状态。可以装作听不懂辛辛辛辛的训话固然不错,但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假如做到一半恋人突然变成阿米巴,那场面肯定非常尴尬。

快点适应圣宫代理人的职位吧,贾——法——尔——

自从有了圣宫代理人,神大人就多了一个爱好,时不时突然扑过来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恋人。只要对方能够维持人类形态而不会被吓成阿米巴贾,差不多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嗯,可惜这次还是不行,所以就先抱抱吧。

 


感受到能量在指尖流溢,幻化出不可思议的形态,贾法尔依然觉得十分惊奇。头脑中运算的种种数字,加以程式的辅助,只要熟练掌握,就能让周围的空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和功能。甚至连自身的存在,也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

想要构造出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其实非常简单。然而,视线所及之处,除了必要的物品,圣宫里依然简朴空旷,颜色单调。从少年时代开始,辛巴德就喜欢豪华舒适的房间。而现在这里表现出的一切,恰恰与辛的爱好相反。

是的,这里与辛喜爱的一切恰恰相反。

他所知道的辛巴德,是一个热爱生活、喜欢热闹的男人。辛喜爱美食、美酒、美景、美人,喜爱这个世界,也喜爱被众人爱戴的感觉。

他不能想象辛巴德永远孤独的模样,也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休息时只有一张简单的床,辛巴德蜷缩身体,像个寂寞的孩子。贾法尔悄无声息地走过去,指尖触碰空气,心底涌现出少年时代的记忆,然后一一变为现实。精致奢华的用具,优雅美丽的雕像,色彩鲜明的装饰,一张柔软的大床,舒适得仿佛能吸走全身的疲惫感。

还有,天花板上闪闪发亮的星空。

将光线调为柔和的夜色,他走到床边,轻手轻脚地躺到恋人身边。

你真的好厉害啊,贾法尔,这么快就熟悉了全部操作。辛巴德说道,眼睛半睁半闭。

因为数学是我擅长的东西。

他说,慢慢靠向对方。辛的手臂搂住他的脖子,环绕他的身体。是啊,从少年时代开始,他们就是如此亲密无间。

你知道吗,贾法尔,密斯托拉斯的后代把我们的故事编成了一本书,叫《二人二十年物语》。辛巴德轻声说,犹如梦呓。下次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然后当成睡前故事讲给你听。现在,先陪我睡一下吧。

好啊,他说。

有一个童话,里面的公主沉睡了一百年。你说,我们要是睡得太熟,会不会不小心一睡千年?辛迷迷糊糊地开玩笑。

睡一千年,我也陪你。不过,醒来后还是要工作的,反正时间可以调整。他回答。

你真冷酷啊,贾法尔。

嘴上这样说,辛巴德却靠得更近了,用脸颊磨蹭他的头发。

你真温暖啊,贾法尔。

睡吧,辛。

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然后闭上双眼。

贾法尔知道,醒来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不要紧,他们还在一起,他们还有那么多的时间,所有的时间,直至时间的尽头。

 

——那将是他们的千年物语。

 

【神与代理人的千年物语·完】

 

 

彩蛋一

 

解说:圣宫服务器排行榜第一名的玩家辛巴德正在不分昼夜地肝老婆贾法尔的碎片

 

彩蛋二

辛巴德:对了,贾法尔,既然连自身也能改变,你能不能变回在雷姆时女装的样子?

贾法尔: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做什么?

辛巴德正座。

辛巴德:请你帮我实现我多年的夙愿。

贾法尔:什么夙愿?

辛巴德:请踩我一脚,在肩膀上。

贾法尔:哈?

辛巴德: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啊……

 

神大人表示,果然人形有洞洞就是好!

 

彩蛋三

辛巴德:贾法尔,我想到了新玩法。

贾法尔:嗯?

辛巴德:我让阿米巴们帮我带了以我们为主角的同人本!以后我们一次次就按照同人本里的玩法来!

贾法尔:你确定?

辛巴德:当然!让我先看看今天的第一本是什么……很好,是R18本!《白雪公主子贾和七个若辛的故事》。

贾法尔:七个要怎么变出来!

辛巴德:靠气势!我变!


贾法尔:……

辛巴德:……

辛巴德:啊哈哈,这大概是算成功了吧?

贾法尔:虽然确实有七个,但我觉得你以这种形态什么都做不了。


评论
热度(81)
  1. 橘天同人文堆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这篇实在是太棒了,配图也很可爱,为太太打call(づ ̄3 ̄)づ╭❤~

© 橘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