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上all黄了,大爱黄烦烦(* ̄3 ̄)╭♡比心

【ABO】529810

找了好久的这一篇,终于找到了

卷耳。:

*收录进《蕴》,CP摊位:I03-I04一对叶黄摇啊摇

*不能去CP的可怜人就是我了


01

医务室的门哐一声在背后关上,黄少天手里抓着一张化验单,上下瞟了几遍上面拆开认识连一起就不认识的各种数值符号,撇嘴嗤笑一声,把纸张揉作一团投进了角落里的垃圾桶。

激素异常?病态的xing冷淡?

不好意思啊,这真是太他妈对他胃口了,他可不喜欢那种无法自控不分场合的fa情,更不想回到要靠抑制剂过活的日子。

 

而且,他从不打算将来要为谁生孩子。

想到出来前,医生一脸凝重地建议他尽快找个Alpha,黄少天就想笑。

 

他回到蓝雨,喻文州刚跟上级通完话,对所有人招了招手,进会议室开会。

全部落座后,他的目光在每一个人脸上都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黄少天身上,开口问道:“少天,检查结果怎么样?”

“完全没问题,队长。”见所有人视线都固执地停在他身上,黄少天连忙摆手,补充道,“干什么干什么,现在是严肃的会议时间,个人问题就不用在这里详细解释了吧?还是说你们想听我在这里给你们深度剖析一下我的fa情期?”

 

“得了,看黄少没把报告拿回来,估计军区医院的医生诊断结果也跟我差不多,黄少你真……”

黄少天竖起双手求饶,“徐妈妈饶命!你战场上奶好我就行了,”他靠上椅背,一扬下巴,嗤道,“那什么赤脚医生还叫我赶紧找个Alpha呢,在座都是Alpha,我现在张开腿,你们敢上吗?”

 

操!

会议室里不约而同响起同一声咒骂。

黄少天眯起眼睛,哈哈笑出声来,欠扁地令人牙痒。

 

所有人心里都只剩一个想法:这样的Omega,即使是在Alpha遍地走的特种部队,也注定孤独终生吧。

 

喻文州拍拍手掌,会议室里立即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重新聚焦到他身上:“那么,现在正式开会吧。”

“这几天你们应该听到风声了,联盟有意要在特种小队之间进行一次新的尝试,小队之间交叉训练,取长补短,联盟十支队伍都会参加,采取抽签形式两两融合。”

 

喻文州话音落地,会议室里依然安静,但是大家都能看到彼此脸上的兴奋。联盟十支首席特种小队谁更厉害的争议向来不停,这一次说是交叉训练,但是互相比较在所难免,虽说不能一次定局,但是好歹能定个基调。

“这是前期通知,具体情况等后续,估计也就这周内,你们先做好准备吧。”

“是,队长!”

 

正式文件下来得很快,看来联盟真的精心准备过。

喻文州作为蓝雨队长承担了抽签责任,把结果给蓝雨队员一报,众人互相看看。

兴欣?近一年才组建起的一支队伍,据说还挺厉害,成员个个身上都背着军功。

“兴欣的队长……”喻文州顿了顿,看了黄少天一眼,“是个熟人。”

黄少天敏锐地品出了他家队长眼神中所含的不明意味,嬉笑道:“嘿嘿,队长这是做什么?什么老熟人值得队长这样啊,说吧,谁啊?”

“叶秋。”

黄少天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椅子在他身后发出砰一声巨响。

“叶秋?!”

“现在叫叶修。”

黄少天怔怔站着,茫然过后突然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表情从未有过的阴沉冷硬,眼神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蓝雨其他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喻文州解释道:“魏队的朋友,当初也是新兵营的教官。”

蓝雨队员都知道他俩是同一个新兵营出来的,教官是魏琛。

 

黄少天从来没有因为谁这么失态过,看来这个人和黄少有很深的渊源啊。

徐景熙突然开口问道:“他是个Alpha吧?”

黄少天猛地抬头看去,徐景熙学他之前一样,竖起双手求饶:“别这么看我,医生的本能。”

众人默默在心里为徐妈妈的勇敢无畏点了个赞。

至于结束后,徐景熙被黄少天拖去近身肉搏PK,蓝雨众表示我什么都没看到。

徐景熙:“你们这群怂逼!以后别指望老子奶你们!”

 

02

交叉训练开始前,所有队伍都被召集到了联盟总部,算是开始前的一次动员活动,领导一个接一个上台演讲,演讲稿冗长又毫无新意。

十支队伍分属不同军区,彼此都有耳闻,但是见面机会不多。

尤其是兴欣这一支新队伍,突兀出现,而且成绩了得,其他队的都在暗暗打量观察他们。

 

这一打量,很快就发现蓝雨和兴欣的气氛不一般。

抽签已成定局,两两融合的队伍自然是坐在一起的,像百花和微草、呼啸和轮回,表面和谐,暗中仍然较着劲。

 

从蓝雨到来开始,叶修便受到了他们的热情关注,两方队伍握手寒暄,蓝雨一个个的都变成了喻文州,眯着眼睛笑:“哎哟哎哟,叶队啊,久仰久仰。”

叶修也跟着笑:“真没想到,原来哥在蓝雨这么出名啊?”

蓝雨的随队军医一把握住他的手:“叶队!以后多多关照啊。”

 

“哎,好说,基础的医学知识我也会那么一点。”

他说着一转头就看到黄少天的眼睛,叶修微微愣了一下,说道:“少天,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老叶。”黄少天与他握手,语气平淡,浅棕色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如果不是刚刚那回眸一瞥,叶修可能真会以为他们不过是久别重逢的普通朋友。

 

握在手里的温度毫无留恋地从他手心抽离,黄少天与他错身而过,坐进喻文州身边的椅子里。

叶修垂头看一眼手指,大步过去坐在了他身边。

 

他从侧面看到了黄少天皱起的眉头。

 

哎,前路漫漫哟。叶修想一头撞桌上,迁怒的视线几乎射穿台上正侃侃而谈的老家伙。

 

冯宪君被这视线戳得把发言精简又精简,散会后招人唤来叶修,敲了敲桌子:“叶上校,军部也接受了你的建议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叶修:“呵,这是要怪我的节奏了?”

冯宪君硬邦邦地说:“军人服从命令是天性。”

“所以咯,我抛弃了刚标记的老婆执行你们的秘密任务去了。”

冯宪君:“……”

 

叶修眯了眯眼睛:“以后别拿军令来压我,你也知道如果上次的任务内容曝光的话,很多人都会坐不稳屁股下的椅子。”

冯宪君呼吸加重,皱起眉头。

叶修露出他一惯懒散的笑:“帮我转告老头子,硬要把我掰回他铺设的正道的话,别一不小心把自己手掰折了。”

 

 

 

03

蓝雨和兴欣的合训是在蓝雨的地盘展开,前两天都是他们习惯了的基础训练。

双方的队员都较着劲,基础训练也要争个高低,热情度倒是挺高。

值得一提的是,兴欣还有两个妹子,虽然都是Alpha,战斗力还挺凶残,可是对于久不见妹子的蓝雨队员来说,用来养眼相当不错。

“喂喂,什么叫和尚庙?!我们蓝雨虽然没妹子,可是我们有Omega啊,你看看除了我们家,还有哪队有Omega?”

 

方锐嘿嘿笑道:“霸图韩文清不就是Omega。”

 

噗——

蓝雨一众集体喷水:“胡扯!霸图的内部资料你怎么知道?”

方锐嫌弃地往边上挪了点:“有次和霸图联合执行任务,我亲眼看到他家军医给他喂立即生效的抑制剂啊,味道都差点飘出来了,想想还挺惊险的。”

蓝雨众:你太猥琐,我不信。

方锐:“啧,因为这韩文清回去还写检查了呢,差点被处分了。”

蓝雨众:“……”

方锐挑起眉毛:“你们家不是也有Omega嘛,难道一次都没有在执行任务中突然被诱导发情的情况?”

 

蓝雨几人互相看看,集体转向队医。

徐景熙摸摸鼻子,执行任务时,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准备那种立即生效的Omega抑制剂。

“因为……我们家的Omega是个性冷淡,”郑轩亚历山大地说,“呃、好像从来没有被诱导发情的情况。”

“固定的发情期都没有,味道淡得完全闻不到。”宋晓补充。

徐景熙叹气:“所以我和队长才这么愁啊。”

 

如果不是资料上性别那一栏明晃晃写着Omega,刚开始,他们都以为黄少天是个Beta呢。

除了喻文州,他们更加不知道,黄少天还是个被标记了的Omega。

 

 

 

04

在热兵器更占优势的现在,黄少天却是个冷兵器控,匕首、短刀、长剑在新兵营的时候就耍得很溜,现在更是娴熟得如臂指使。

叶修能勾搭上他,用的就是在训练结束后和人PK的手段。

 

他从小就被老头摆在了精英的位置上,什么都要学,什么都得精,从来没想过他堆砌的这些技能点,会在某一天帮他拐回来一个媳妇儿。

然而现在,这个媳妇儿眼看着要飞了。

 

黄少天挥到他眼前的军用匕首只差一点就能切开他的鼻梁,叶修一动不动,甚至连睫毛都没颤一下。

“你就不怕我手一抖戳瞎你的眼睛?”

叶修抬手,指尖拨开直愣愣冲着他的匕首尖:“这就要看你愿不愿意手抖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愿意的。”黄少天手腕一翻,果断收回匕首,捡起地上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但是,这会给队长和蓝雨添麻烦。”

 

“呵,变得懂事多了嘛,要是以前也这么听话,老魏就不会经常被你气得上蹿下跳了。”

黄少天捏扁了手里的塑料瓶,瓶口挤出的水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滴:“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叙旧呢,没想到这就来了?”

叶修往前一步,站到他面前:“不叙旧,来说说我们分开后的这几年都是怎么过的?”

 

“分开?”黄少天偏头,故作疑惑,“难道不是某个人自己离开的?不声不响没有任何留言,突然就消失了,我还以为是Alpha对他新标记的Omega不满意呢。”

叶修:“……”

“或者是网上说的那什么标记乐趣?毕竟你们Alpha可以标记很多个Omega,而Omega却只能被一人束缚。”黄少天把瓶子拧上,身上的汗已经变得冰冷,他举步朝外走去,“我就算去法庭告你一个恶意标记都不过分。”

 

叶修追在他身后:“少天,你心里应该明白……”

黄少天背对着他,敲了敲墙上的性别标志,叶修止了步,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该死!

叶修一拳砸到墙上,黄少天刚刚说的那些讽刺的话并没有真的刺到他,真正戳伤他的是那些话语背后,被他一带而过的东西。

如果不是刻意去查,他又怎么会知道网上那些Alpha所谓的标记乐趣?明明他对于那些不感兴趣的事从来不会上心。

 

 

 

05

不论是生理知识课本上,还是医院的性知识科普小册,被标记过后的初次发情都是重点标注内容。

甚至不管哪行哪业,这都是必须要批假的理由。

 

黄少天被标记后的第一次发情糟糕透顶,因为他的Alpha不在。

那种由内而外的渴望几乎让他忍不住想撕开自己的身体,被魏琛慌忙送到他手里的叶修的旧衣物,上面残留的一点Alpha的气息根本就不够缓解他灼心蚀骨的情yu。

 

张新杰匆匆赶来,送来叶修存放在他那里的xing液。

 

想得多周到啊!

黄少天将牙龈咬得渗血,对自己如此丑陋的模样憎恨至极。

 

这种隔空搔痒的缓解根本维持不了多久,黄少天浑身是汗,隔着密封的门板,赤裸地跪在地上嘶声求魏琛给他抑制剂。

张新杰在旁边提醒,如果用抑制剂会造成多严重的损伤。

 

魏琛几乎疯了,满眼血丝,恨不得将叶修生吞活剥。

 

最终,黄少天还是靠着过量的抑制剂度过了这次发情,激素失衡,让他之后的发情期混乱无比,不分场合随时随地都可能进ru发情,然后丑态百出。

他不得不像依赖毒品一样依赖抑制剂。

 

魏琛离开之后,黄少天几乎肆无忌惮地使用着抑制剂。

直到有一天,一次格斗训练之后,喻文州突然凑近了黄少天,蹙眉闻了闻:“少天,你的信息素……”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他可能发情了。

可是……

 

“味道好淡,你又用抑制剂了?”

黄少天摇头,他上一次用抑制剂是什么时候,他都不记得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发情了。

 

 

 

06

黄少天很清楚,他如今越是迁怒,越会让自己看上去无比狼狈。

叶修,首先是个军人,然后才是他的Alpha。

 

他站在叶修的立场上,同样没有选择的余地。

 

Omega本性中的软弱无助在他身上并没有停留太久,可就是这么一点痕迹,他都恨不得将之抹去。

遑论,他刚刚还口无遮拦地讲给叶修听了,让他看到他当初有多么手足无措,才会被那些犄角旮落里的无聊信息击中。

 

“靠,为什么总是这样,可恶!”拳头砸在墙上湿漉漉的水声让他的发泄也变得黏黏糊糊不痛快,属于Omega的浴室里只有他一人,没有开灯,周围都是朦胧的暗影。

莲蓬头的水哗哗地浇在他头顶,明明是热的,可他的头脑却越来越冷静了。

 

魏琛曾经开玩笑地骂他:“臭小子!别人不知道你,老夫还能被你骗了?你他妈连冲动都是理智的,少把锅推给别人!”

黄少天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反正肯定为此洋洋得意,从魏琛的话里翻译出三千字的自我夸耀。

军人,不缺少热血,缺少的是骨子里的冷静。

魏老大明明是爱死这样的他的。

 

所以在离开时才那么失望。

 

黄少天履历上唯一的负面评价是魏琛亲自写上去的,一个随时随地可能发情的人是不适合加入特种部队的,有时候一丝信息素的泄露都会把自己和队友推向死亡,即便他把抑制剂当糖豆一样嗑。

如果,不能依赖抑制剂,他就只能靠自己了。毕竟他的Alpha生死不明。

最后的消息还是那个看遍了他丑态的医生带给他的。

 

看,他们一点默契都没有,完全都不知道对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07

“我以为这是连Beta都知道的基础知识。”张新杰推推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冷淡地注视着来人。

叶修咬着烟,眉宇间收敛了平日里的嘲讽,显出几分沉郁:“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会是单身狗呢,谁会认真听这种课。”

“会很痛苦,Omega体内的各种激素从被Alpha标记时开始发生改变融合,到初次发情时重新达成平衡,这同时需要Alpha的信息素给予相应的刺激,所以标记后的初次发情是Omega一生中情潮最厉害的一次。”

“如果,用抑制剂呢?”

张新杰皱起眉头,作为医生,他很不喜欢这个提议。

叶修的手已经垂了下来,搭在木质扶手上,指尖无意识抠着上面的一个浮雕花纹,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小动作。

能看到这位跟霸图长期不对眼的人如此焦躁的一面,似乎是个不错的体验。

 

“最好不要。”张新杰又默默推了推眼镜,“虽然医学界还没有定论,硬熬过去和用抑制剂哪个损害更大,但我认为是后者。”

“没有其他办法吗?!”叶修把烟碾得粉碎,看了一眼表,“张新杰,我在最后的时间不去见黄少天,不是为了在这里听你说他会有多痛苦的!”

张新杰面无表情:“我只是一个医生。”

叶修:“……”

 

“稍微缓解一点呢?”

 

哪怕能缓解一点点都好。

就算黄少天不需要他多此一举也能撑过去。

 

 

 

08

交叉训练避免不了两队对峙演练,从交手中加深彼此了解,取长补短。

前期的合训,却是打乱了混合着来的,美其名曰,知己知彼。

 

被分入对方小队的人显得亚历山大,要维持军人的正义作风,不能搞些小动作坑自己的临时队友,还要帮着对付原队友,与此同时还被寄予厚望,要尽可能地收集情报好光荣回归。

“黄少,加油吧!从内部击溃兴欣你行的!”

黄少天翻个白眼:“我把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让给你?你们这些混蛋站着说话不腰疼!卧槽!你们是不是耍诈了?没道理我的手气这么烂!”

“是啊,没道理我们蓝雨这么倒霉,把最强的战斗力给出去了,这可怎么办哟。”郑轩叹气。

“还好,我们还有小卢。”

“说起来,你们希望兴欣谁过来?”

“苏沐橙吧,那妹子不错……”

“诶?我希望是唐柔,讲道理,我给你们分析……”

 

黄少天气得跳脚,哇啦哇啦说了一堆,最后气急败坏道:“规则大于天啊,要是我不小心让你们缺胳膊少腿了,一定要记得我是不得已的。”

蓝雨众:“……”

郑轩立即告状:”队长你看,还没出我们的门呢,就想让我们缺胳膊少腿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黄少的脸啊,说变就变。”

“黄少,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黄少。”

黄少天:“……”

 

看见是方锐往蓝雨这边过来,黄少天笑疯了,连连摆手招呼道:“方锐大大,你可总算来了,蓝雨的群众可盼死您了。”

方锐受宠若惊,愣怔了一秒后飞快恢复本色,热情回应道:“那是,魅力太大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已经习惯了,让他们先盼着吧。”

 

错身而过的瞬间,方锐冷不丁一个肘击撞过来,黄少天早防着他,回身一手抵挡一手往他后颈劈去。

“干啥呢干啥呢?这样多伤感情啊!”方锐叫道,卯着劲往他下三路攻。

黄少天也不是吃素的,格挡进攻有条不紊,嘴里噼里啪啦地骂道:“卧槽!方猥琐!还能不能好了,有没有个军人样了?再来我告你性骚扰啊!”

 

方锐一脚踢在他肘部,两人都往后连退了两步,方锐叉腰笑道:“嘿嘿,告?跟谁告?喻队现在可是站在我这边的。”方锐弯起眼睛,学喻文州笑里藏刀,道,“锐锐,黄少天交给你了,呵呵,玩坏他吧。”

通过监控把一切收入眼里的喻文州:“……”

黄少天大叫:“靠靠靠!队长才没有这么猥琐呢!才不会说这种话!”

“傻孩子,你队长现在是老叶呢,他够猥琐吧。”

黄少天表示无法反驳。

叶修:“……”

 

 

09

叶修的方案里掺了私心,导致他和黄少天独处的时间非常多。

现在是晚上十点,林子里非常暗,兴欣这边先一步掌握了喻文州的行踪,准备趁夜袭击,先干掉他们的指挥。

黄少天啃了一片压缩饼干,灌了几口水,抬手将水瓶扔出去。

 

水壶里的水晃荡几声,被人稳稳接住,几秒过后,黑暗里响起了吞咽的咕噜声。

 

这一次的主题是野外演练,兴欣、蓝雨各占一个据点,摧毁对方据点或者歼灭敌方全员算赢。

如今,兴欣这边处于劣势,如果干掉喻文州就能扳回一城,如果这是个陷阱,兴欣将必输无疑。

 

水声过后,这里又恢复了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夏夜的虫鸣鸟叫与他们好像隔了一层,处在另一个空间里。

黄少天身体里忍不住涌出焦躁,因为这闷热的天气,还有此刻比天气还憋闷的气氛。

 

上一回两人并肩作战还是在新兵营里,联合军演,叶修和魏琛带的两个排刚好抽在一起合作。那时候他跟叶修混得熟,一直拿他当目标,自然是想方设法跟在他身边,把魏琛气得吹胡子瞪眼,大骂他养了一头白眼狼。

 

“呵。”黑暗中响起一声轻笑。

黄少天偏头望向声音的方向,叶修感觉到他的视线,轻声说道:“我感觉这一回我们会成功。”

“啧,身为指挥要靠感觉来判断输赢,说出来也不怕人耻笑。”黄少天随口刺道。

叶修没说话,又发出了几声意义不明的笑声。

 

这笑声听在黄少天耳朵里总觉得不对味,安静了几分钟后,他陡然回过劲来。

那一次演习,他们也是如同现在一样潜伏着,但是最后却被敌方发现了——因为黄少天话痨。

 

黄少天:“……”

“好可惜。”叶修舔舔嘴唇,喉头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

黄少天几乎是立刻就理解了他话里的含义,虽然他并不想理解。

 

他们会被发现,黄少天的话痨只是导火索而已。敌方探照灯打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被叶修按在地上吻,被敌方空弹击中,两人身上冒着的烟都没打断他们,包围过来的新兵都傻眼了。

也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一句:“卧槽!信息素飙出来了!快跑!”

一通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过后,两个人被灰呛得从地上爬起来。

黄少天恼怒地骂:“妈的!叶秋你有病……”

然后被叶修拉住,又堵住了嘴。

 

后来的批评会上,叶修特无辜地摊手:“他话太多了,如果是你你也会忍不住堵他的嘴。”

魏琛当即唾弃:“放屁!”

 

那一回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捅破了窗户纸。

自那之后的发展也就顺理成章,黄少天同意叶修进ru他的生殖腔标记他,并不是一时情难自控,他很清醒。

“我……”

“如果你敢说出来,我绝对会杀了你。”黄少天的声音很淡。

 

叶修顿了下:“我想说喻文州该来了。”

黄少天:“……”

 

少天,我从来不后悔标记你,如果现在说后悔,那当初的我们又算什么呢?

 

 

 

 

10

“黄少,你果然已经不是当初的黄少了!”宋晓被围攻得狼狈不堪,一面要应付叶修的攻击,一面还要防止黄少天偷袭。

天可怜见,他原本一个人都对付不了的。

“哎呀,我们现在可是对手,你们之前不是看得挺透的?还说什么‘唐妹子来的话两个黄少都愿意送出去’,不是还催我赶紧走好叫苏妹子早点过来?”

 

宋晓欲哭无泪:“黄少,那是我强颜欢笑啊黄少!再说妹子又没来!来的是方猥琐啊!”他这一声刚嚎完,就被叶修干掉了。

宋晓垂死挣扎着留下遗言:“黄少,你的魂儿都被狐狸精勾走了,呜呜,我死了。”说完,头一偏,翻白眼吐舌头。

叶修:“……”

黄少天走过去啪啪拍了他几巴掌,缴了他的物资,瞥叶修:“走吧,队长逃不了了。”

 

尸体宋晓翻白眼,冲着黄少天背影喊:“混蛋!鞭尸有违国际道德啊!”

黄少天回手比了个中指。

宋晓:“……”

 

宋晓从地上坐起来,耸了耸鼻子,错觉?

 

 

 

11

就算是奶妈,他徐景熙也是一个暴力奶妈!

蓝雨、兴欣现在是2对2的节奏,喻文州虽然狗带了,但是他还是设计把兴欣其他几人坑死了,虽然留给他俩的是两个硬茬。

郑轩晃着脑袋:“亚历山大啊,我们投降吧。”

“没出息!”徐景熙白他一眼,自顾自冲黄少天去了。

“靠!老徐你有本事冲叶修去啊!混蛋!”

徐景熙头也不回:“我是奶妈,皮脆。”

“卧槽!你入戏太深啦!”

 

“呵呵,你不也一样?”叶修的声音随着一招横劈接近。

郑轩迟了一秒,狼狈地往右边躲去,被彻底拉开了与徐景熙的距离。

 

徐景熙和黄少天一对上面,他率先开口道:“黄少啊……”

话没说完,被黄少天截去:“哎啊,麻烦终于送出去了啊,可以过几天舒坦日子了。”

徐景熙脸色一变:“那不是就随口说说嘛,你还记着啊?”

 

尸体宋晓一路跟着来,在旁边帮腔:“就是!小气的男人!”

“说好的缺胳膊少腿,我这都算是秉承着同队友谊轻轻爱抚你们了,老徐别废话了,纳命来!等我回归了,我又是你们可亲可爱可靠的好队友了!”黄少天边说着就上手上脚了,“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多辛苦吗?打在你们身痛在我心里啊。”

徐景熙:“……”那能轻点不?

 

他跟黄少天过了几招,贴得近了便若有若无闻到一股浅淡的甜橙香味,徐景熙一时有些分神,一脸懵逼:“黄少——”

然后被黄少天一拳打个正着,黄少天也是一愣,攻击收敛了几分:“老徐你干啥?我可是很有原则的人,不会手下留情的。”

徐景熙连连避让:“妈的!你他妈发情了你造吗?”

黄少天:“……”

 

自然是不造的啊!他根本没感觉。

 

叶修不敢置信地看过去,黄少天的信息素已经淡到这种地步了?

他是知道黄少天身体情况的,在来蓝雨后他就偷偷绑架了徐景熙谈心,这位蓝雨的队医听了他俩的关系,差点把眼珠子瞪下来。了解详情后,他原本的热络一瞬间就冷了下去,叶修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无可辩驳。

即便是这样,徐景熙还是冷着脸不情愿地建议他,多和黄少呆在一起吧,就算心里不接受,Omega的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被标记他的Alpha影响。

 

他来这里的路上当然闻到了黄少天的信息素,甚至他比这里的其他Alpha对这个味道更敏感,他以为是这段时间自己的信息素对黄少天的身体产生了效果,却没想到这竟是对方发情时的状态了。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看也没看叶修,攻势再次凌厉:“呵呵,那又怎么样?不专心点的话就要输给发情中的Omega了。”

徐景熙怒道:“要是所有Omega发情期都像你这样,全世界的医生都要气die!”

“我就当是你心疼我了。”

徐景熙:“……”

 

最终,蓝雨落败,全队被灭。

兴欣剩一人。

 

开大会的时候,黄少天没事人一样翘着腿吃水果,听两方队长点评这场演练,既然是为了取长补短,双方自然不会藏私,黄少天和方锐作为交换队员,也有一段发言。

会议室里气氛有点怪,只有黄少天泰然处之。

 

“我说你们什么表情,搞的好像我非礼你们一样,不就是有那么一丁点味道吗?你们也没被撩啊,我都没嫌弃被一群Alpha包围呢。”

徐景熙来回看了看叶修和黄少天,准备发言。黄少天手一扬:“徐妈妈……”

 

这一边,他却被苏沐橙打断了。

“黄少,我们俩两个女孩子,多不好意思啊。”

唐柔点头附和。

 

黄少天哑口无言。

好像确实有点流氓了?

 

最终会议推后,黄少天先行去休息了。叶修非常自觉地跟着他身后而去。

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说。

 

 

 

12

黄少天没有回房休息,转向却去了练功房,回头扬眉抬眼,似笑非笑地对着尾随他而来的人问道,“老叶这是干嘛?想履行一下Alpha的职责了?”

“可以吗?”

黄少天被噎得翻了一个白眼:“要不要脸啊你!不好意思啊,大爷我现在根本不需要Alpha。”

“可是我需要Omega。”叶修低垂着眼,说话的时候终于带上了一点强势,“属于我的Omega。”

 

黄少天瞪着他,没有说话。

 

叶修扯开领口:“少天,来吧。”

“邀请一个发情中的Omega打架,你不觉得很无理取闹吗?”黄少天笑了,锐利的视线扫过叶修周身,已经开始寻找对方的突破点。

“呵。”叶修没说话,先一步朝他攻去。

 

黄少天的近身格斗是叶修当年教的,几年过去,他出拳的方式都有了改变,招式完全褪去了当年的稚嫩,变得刁钻而狠辣,尤其对上叶修,他一点也没有留情。

靴底擦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刺耳尖锐,掌力切过耳畔的时候,脸颊都会被掌风刺痛。

 

刚开始的势均力敌在体力流失后有了偏差,拳头结结实实击中肉体的沉闷声夹杂在激烈的喘息中。

黄少天退后两步,咽下了痛呼,抹了一把汗:“哈,终于想发泄出来了?我以为你想一直装下去呢?”

 

他果然察觉到了。

叶修重重吐出一口气,嘴角扬起,青竹的气息突然蔓延开来,一瞬间将室内的汗水味驱逐了干净。

这是他的信息素,叶修此刻高兴地近乎兴奋。

 

“卧槽!你他妈突然干什么?”黄少天的身体虽然对于信息素变得迟钝了,但是他的鼻子还是很好使的,他实在不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一言不合就飙信息素。

趁着他走神,叶修突然上前,使了一招擒拿,将他按在地上。

青竹的气息如同瀑布一般笼罩过来,黄少天一口气没喘完就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扭头愤怒地瞪他。

 

叶修附在他耳边:“带我来竞技场不是你自己想泄愤?”

“泄你妹!老子就想揍你怎么啦?”黄少天挣脱,翻身一脚踹他肚子上。

叶修闷哼一声,往后跌去,脸上还带着笑:“你知道我最近被你弄得挺憋屈的啊。”

不敢轻易靠近,又绝不愿放弃,就像陷在泥沼里,这泥沼还是自己亲手挖的。叶修还是头一回让自己处在如此狼狈的境地,即使是当年他想要反抗家里,也只花了一个晚上就做了决定。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踌躇不定过。

 

黄少天,黄少天……

明明在周身包裹了刺想对付他,却还是忍不住露出柔软的肚子给他。

 

扭打了近两个小时,他们现在的姿势实在有些难看,要是被其他几人看见,指不定怎么笑话他们。

外面的日头已经偏西,照进来的光是暗沉的橘黄。

他们就躺在这光里面呼呼喘着气,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黄少天揉了揉脸颊,嘶一声,冷笑道:“妈的!看来你对我很不满啊,打人不打脸!还有没有人性了?”

叶修嘴角也凝着血,偏过头看他:“失手。”

“滚!”黄少天缓了会儿,撑起手臂想起来,又被叶修一把按回去,他皱起眉头,“还想打?”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埋头到他颈窝,低声道:“对不起。”

黄少天沉默,抓住他的头发把他从自己胸口拉开:“你知道你错在哪吗?”呃,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

叶修眨眨眼睛。

“次奥!”黄少天骂,推开他想走。

叶修把他压回去:“最后的时候,不该去找张新杰。”

黄少天抬眸:“然后呢?”

“好好告诉你,我爱你。”

 

 

13

“卧槽!你烦不烦啊!”黄少天一甩筷子,夹的肉片飞出去落在了盘子边缘,他站起来拍桌子吼道,“老叶你还要不要脸了?没看到周围人都离我们远远的?把你的竹子气息收一下好不好,我他妈都吃不下肉了,感觉现在煮壶茶抚会儿琴才是对的!”

叶修夹他甩落的肉片塞进嘴里,慢悠悠地说:“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听过吗?”

“听你大爷!求求你离我远点!”

叶修摊手:“这不行,谁叫你不吃药,哥只能把自己当做少天大大的灵丹妙药了。”

“你滚。”

“医生说……”

“谁说的?!”黄少天锐利的视线嗖地射向徐景熙。

 

徐景熙差点被饭噎死,隔着老远连连摆手:“不是我!”

黄少天视线又盯向安文逸,安文逸无辜摇头。

 

“哥以前做过赤脚医生。”

“什么时候?”黄少天脱口问道。

叶修抬眸看了他一眼:“执行任务的时候。”

黄少天:“……”

 

什么叫得寸进尺顺杆而上,黄少天算是彻底见识到了,叶修把握机会的能力比他有过之无不及,完全到了不要脸的程度。他就是之前没忍住稍微露了一点破绽,就被人讹上了。

 

整天泡在Alpha的信息素里,黄少天真有点抓狂,尤其叶修发情这几天,天天都像是在对他性骚扰,整一个贴身的流氓。

黄少天也不是吃素的,有时候专挑大庭广众的时候回应他的信息素,把叶修撩得青竹气息铺天盖地地溢出来,他再拍拍屁股走人。

 

不幸围观的蓝雨和兴欣的Alpha们眼都快要瞎了,恨不得把两人打包隔离起来。

 

眼看着叶修和黄少天一言不合又要开始飙信息素,单身狗联盟终于忍无可忍,一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随着喻文州的一个手势,一推餐盘,一拥朝两人扑去。

 

黄少天吓了一跳,叫道:“干什么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这里是食堂,弄撒了食物多浪费啊,哎哟,队长队长。”

 

喻文州居高临下地站在凳子上,与叶修对视一眼,一摆手,指挥所有人朝黄少天扑去。

“卧槽!说好的亲队长呢?”黄少天跳起来逃跑。

另一边,叶修放弃抵抗,并且乐见其成。

 

一群人闹哄哄追出了食堂,喻文州跳下凳子,走到叶修身边。

“你不是一向不管我们之间的事?”

喻文州冷淡道:“如果少天真的能放下你的话,我绝不会让你出现在他面前。”

叶修沉默了片刻,对他挥挥手:“谢了,文州。”然后快走几步追出了食堂。

 

黄少天被人捆成了粽子,一路骂骂咧咧被扔进了叶修房里:“你们这群混蛋,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谁他妈叫你们乱飙信息素,真以为我们好欺负?”方锐踢了他屁股一脚,“把你们热情耗光了再出来。”

 

“乱飙信息素的是我吗?是老叶!”

宋晓说:“你俩是共犯。”

 

叶修赶来,破天荒头一回把一群人客客气气地送出房间。

所有人都被他恶心得够呛。

 

两个队医凑在一起嘀咕:“这样能行吗?少天前辈那么抵触。”

徐景熙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这你就不懂了,谈恋爱的人就喜欢口是心非,照他们这么磨磨唧唧下去,我头发都得急白了,哎,医生不好当啊。”

 

屋外的嘈杂渐渐平息,黄少天艰难地从床上扭起来,没好气道:“松开我!”

叶修很听话,干脆地解开了他的绳子。

 【一辆小车车】


15

正在做格斗训练的徐景熙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寒战。

卧槽,有不好的预感!

 

 

评论
热度(1064)

© 橘天 | Powered by LOFTER